起底即食花胶乱象:高低端价差四倍代工厂乱价中“捞金”

起底即食花胶乱象:高低端价差四倍代工厂乱价中“捞金”

新腕儿(bosandao)独家原创

核心提要:

1.即食花胶市场鱼龙混杂,官栈、驰记、胶气旗下即食花胶产品均产自代工厂广东泰升药业,供应链标准不一、定价混乱,最高单价40余元最低仅11元;

2.泰升药业愿3-5年上市,却曾因生产有毒有害产品,被法院判赔十余万。

3.做保健品原材料、药材贸易起家,但驰记兄弟品牌陈氏滋补堂原料屡获消费者质疑,产品质量疑存隐患。

4.泰升药业与驰记品牌方深圳十二村除有业务往来外,更有人员交集。

导语:

随着生活、工作节奏的加快、消费水平的提升,疫情、容貌焦虑等社会议题的推动,以及胶原蛋白等各类美容名词、知识的普及、吸引下,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健康,重视身体的保养。传统滋补营养品在年轻消费群体中悄然“翻红”,并有了更迎合市场的便利化、零食化的产品升级与品牌化、线上电商化的销售升级。

而在众多滋补营养品中,即食燕窝、花胶无疑是近年来发展较快的品类。相较燕窝,花胶更为小众。花胶即鱼肚、鱼胶,是从鱼腹中取出鱼鳔,在广东、福建、浙江等沿海一带一直有消费和食用的习惯,因富有胶质,被认为具有滋补作用和药用价值,能够补充胶原蛋白。有市场分析称我国鱼胶行业已经达到数十亿的规模,预计未来仍将持续增长,并最终达到千亿级市场规模。

消费需求已现,“小众”又证明这一品类消费市场尚存在着信息差,意味着有利可图,花胶赛道迅速吸引来不少商家,涌现出不少新品牌与产品。淘宝搜索“花胶”关键词商品,可看到过万个sku。而据第三方数据平台统计,抖音电商近30天销量最高的一款即食花胶sku售出近4万组。

不过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鱼龙混杂的问题。

从消费者角度,当其在电商品牌选购即食花胶,最为直观的体验可能是,外包装近似但价格差异较大。通常,原材料鱼胶因其产地品质不同、含量不同,营养价值不同,而有不同定价。但目前在电商平台,一些即食花胶单价从每碗/瓶不到20元至每碗/瓶40多元不等,跨度较大。而这些定价不同、品牌不同的商品却可能出自同一个工厂。

01

代工厂曾生产有毒有害食品

无视品牌定价乱秩序望借代工上市

在熟悉花胶的东南沿海,聚集着一批生产加工保健品食材的厂商。坐落于佛山的广东泰升药业有限公司便是其中的一家。

企业公开信息显示,广东泰升药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6000万人民币,公司实控人为李帆。而该公司官网显示,广东泰升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种植、研发、生产与销售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集团化运营企业,建筑面积达30000平方米,拥有300多名员工,年产值达5亿元以上。主营业务包括西洋参、干燕窝、红参、鹿茸、石斛等各类贵细药材以及即食燕窝、即食花胶等即食滋补品的OEM贴牌代工服务。

广州泰升药业起家于普宁中药材专业市场一家药材行,最初做的是批发贸易生意。位于广东省东南的普宁市,中药材种植与贸易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清年代。而如今的广州泰升药业已经形成为企业集团,集团下拥有10家在业的企业,经营许可的范围涵盖食品、保健品销售经营、中草药购销、药品批发、药品生产、货物进出口等。

在今年的一篇公开报道中,提及广东泰升药业计划上3-5年上市,该公司董事长李帆回溯企业发展经历时表示,出于看好国内的大健康市场,就创立了品牌做自己的产品。

在从做药材贸易到生产自有品牌产品的过程中,广东泰升开始重视电商渠道,其曾推出“南北朝”品牌的西洋参,除在淘宝售卖外,在微信各种团购平台里也可以看到这一产品。

这一被广东泰升药业视为成功案例的品牌,却曾被曝为不合格产品。2018年,有消费者因购买的近两万元的“南北朝西洋参切片特大花旗参含片”, 被鉴定为五氯硝基苯超标,属于有毒有害食品,违反《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起诉该公司,最终法院判赔退款并给予10倍赔付。

广东泰升药业因为该消费者职业打假人的身份一度颇为不忿,但法院的判罚做实了泰升产出产品五氯硝基苯超标,同时暴露了泰升作为供应链端在品控能力上的短板。

“南北朝”可能是广东泰升药业拓展的自有品牌中如今较为知名的一个了,其他如津香燕、旗修堂等在网络上的信息寥寥。但要说产自广东泰升药业的最知名的品牌,恐怕还是它代工的品牌,这也是给予广东泰升药业3-5年上市信心的最重要的支撑部分。

那么这一企业都为哪些即食花胶品牌代工呢?我们从市面上几款即食花胶商品的产品介绍信息中发现,先后获红杉、真格投资,起步于2018年的品牌官栈,以及成立于2020年的滋补品品牌胶趣(部分产品)、从做燕窝转做花胶的驰记、以及胶气、陈氏滋补堂等均为广东泰升药业代工。

除了外包装标注了生产厂商为广东泰升药业外,上述品牌如胶气的店铺产品详情页用以背书展示的相关证书序号也与广东泰升官网提供的一致。

若从定价及原材料品质来看,先后获得明星资本加持的行业头部品牌官栈,属高端线,售价最高且较为统一,天猫旗舰店、抖音官方店售价每瓶超40元,客服表示花胶采用进口白玉胶。

驰记、陈氏滋补堂等品牌则属于低端线,驰记在天猫店售价每碗近27元、抖音平台在抖音品牌店售价则每碗不足20元,陈氏滋补堂在天猫售价每碗22元,客服均表示,花胶采用是国内人工养殖的花胶。而胶气则是“谜一般”线,一款即食花胶产品在抖音售价超过每碗60元,相同产品在拼多多官方店售价却仅为每碗11元左右,客服均表示采用的是进口白玉胶,但当向其索要报关单等溯源材料时,对方却迟迟不提供。

对于即食花胶来说,原材料品质、配料多少影响到其口感与营养效用。市面上常见的白玉胶取自巴沙鱼,有东南亚进口与国内养殖之分,品质、成本亦不同。

不同花胶品质、不同营养价值、成本的商品,在呈现给消费者做消费决策的信息上并无二致,因同一代工厂而包装相似,无论在产品名、产品详情页还是直播间主播口中都在强调补充胶原蛋白,强调口感不腥,但若消费者对于花胶并不了解,不追问生产细节、原材料细节、含量细节等,极容易以价格为衡量标准认为都是同等商品而选择价格更低的。

知晓所用花胶品质与商品真实价值的品牌方,通过与高端花胶一样的包装、相似的直播间营销话术,再专注某一销售渠道打“低价”不提策略,让头部花胶品牌培养的消费认知就这样成为了其随意破坏市场价格体系的嫁衣。

为何同一代工厂生产的产品定价及产品品质差异如此之大?代工厂又为何可以坐视品牌扰乱市场价格体系安心代工?

02

代工厂与品牌方有人员交集

兄弟品牌原材料遭诟病暗藏质量隐患

答案在“定制”上。

发生在2020年的辛巴“糖水燕窝”案一度颇受热议,当时有业内人士披露,在燕窝制品市场,没有严格的配比标准,都是品牌方定制,代工厂负责代加工。

品牌拥有决定权,提出需求,可以用代工厂的原材料、研发方案也可以指定原材料供应商、研发方案,由代工厂采购,按方案加工环节,收取加工费用。

而代工厂的所谓“被动”角色,也在代工贴牌商品的品质上种下隐忧。“糖水燕窝”就暴露出贴牌代工燕窝这样的保健食品容易存在的质量问题等隐患。

据网友发布的涉案燕窝商品“茗挚燕窝”的包装信息显示,“茗挚”燕窝的委托方是融昱公司,生产商是大洲新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企业公开信息显示,大洲新燕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丁秀贞,公司大股东是注册成立于2012年的海南大洲金丝燕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0%。

大洲新燕在企业介绍信息中曾自称为“我国唯一一家集金丝燕人工孵化繁殖、野外种群恢复、金丝燕旅游主题公园建设、燕窝及其产品加工、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创新型高科技企业”。

而其官网自称承接即食燕窝、鲜炖燕窝、鱼胶燕窝、碗燕、燕窝饮品等产品OEM/ODM贴牌代工,并称拥有2.5万㎡智能化工厂、1万级GMP认证无尘车间、80万瓶即食滋养品日产能。代工案例包括“飞燕鲜炖燕窝”、“正典即食花胶燕窝”、“轻氧轻燕即食燕窝”、“汉宫燕即食燕窝”等14款燕窝和鱼胶,但并没有“茗挚旗舰店”售卖的燕窝。

在淘宝平台搜索“飞燕鲜炖燕窝”显示无官方旗舰店,经销商店铺相同商品的售价差异较大,6瓶45g的燕窝有售价为688元,也有售价为1166元。而另一代工品牌“汉宫燕”在天猫设有旗舰店,6瓶45g的鲜炖燕窝价格588元,无论是飞燕还是汉宫燕,相似产品的销售价格均远高于“茗挚旗舰店”的商品。

除了定价外,产品品质也不同,飞燕鲜炖燕窝产品介绍页面显示其固形物大于等于90%,汉宫燕即食燕窝的产品介绍页泽显示固形物大于等于80%,而被曝光为“糖水”的茗挚固体含量在5-6%之间。

同一代工厂、不同定价与品质,这与上述花胶品牌代工、定价销售的现状几乎一摸一样。广东泰升药业的业务人员表示,他们提供“通版”,即已可成型直接贴牌销售的产品,单碗150g,用越南进口白玉花胶,投料足7克,对方表示采用的花胶大部分为进口花胶,若采购量大,可以自选花胶定制。其1688企业店铺显示,“通版”即食花胶采购单价最低为每碗11元至20元之间,若按这样的价格采购,品牌盈利空间极少。

那么驰记、陈氏滋补堂这样客服表示采用人工养殖的非进口花胶,或选择了自选花胶的定制方式。而对于驰记、陈氏滋补堂花胶原料的评价,在抖音旗舰店,有购买过的用户对花胶产品给出了很假、腥的评价,有用户附图显示,包装中的花胶与正常花胶形态不同,色黄而硬,如同塑料,用打火机烧有焦掉的痕迹。另有网友表示,真花胶是烧不着的。

用何种原材料进行生产、含量多少、最终品质与定价如何,生产商恐怕并非不知道,但为何仍能选择“安心”代工,无视品牌商扰乱市场?而品牌商又为何会选择这一存在着商品安全负面问题的代工厂,大力包装、宣传自知的低端产品?更何况原材料,本应是驰记的长板。

驰记品牌运营企业为深圳驰记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为深圳十二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十二村健康科技经营范围涵盖滋补品、保健食品研发生产贸易等,旗下有6个健康、药材领域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十二村健康也与普宁药材行有着关联,其旗下普宁市新旺堂健康产业科技有限公司前身是普宁新旺堂药材行。

陈氏滋补堂即普宁市新旺堂健康产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也就是说,陈氏滋补堂与驰记说兄弟品牌,前者早于后者成立,本是以卖干燕窝为主,近两年增加了即食花胶产品。但与积极在抖音拓展直播渠道的驰记不同,陈氏滋补堂销售渠道在淘宝、京东等平台,但其在天猫的企业店认证为十二年老店,但粉丝仅2000多,店铺评分均为“低”,且无人工客服提供服务。相比之下京东自营店仍在正常运营,拥有2万多人关注,不过销量最高的产品仍为干燕窝。

而这一本是“老本行”药材贸易,售卖原料商品,却引发消费者质疑,在京东,有用户给出差评称“嚼着像嚼塑料”,在淘宝,甚至有消费者表示“煮起来有浓浓的漂白水味道”。

观察用户发布的陈氏滋补堂售卖的燕窝产品包装图可以发现,同款产品的相同包装上显示的经销商均为普宁新旺堂贸易有限公司,但加工企业与进口商并不固定。如有消费者拿到的商品包装显示,进口商为广州龙标心燕食品有限公司,加工企业为马来西亚旺城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另有消费者手中的商品包装则显示,进口商来自义乌,加工企业为马来西亚另一企业。

让人不禁想问,原材料供应商尚不稳定、品质尚难以保证,如何保证代加工后的产品品质稳定?

广东泰升系与深圳十二村系除有业务往来,是合作伙伴外,更有人员上的交集。

张育杰是广东泰升药业股东,持股10%,并在泰升药业集团旗下多个公司任监事,同时张育杰也是深圳潮瑞健康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泽伟,陈泽伟曾在深圳十二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深圳驰记新媒体有限公司任监事。

商业永远崇尚利益,再加上匪浅的人情绑定,这或许是代工厂与品牌方沆瀣一气的原因。但快速发展的赛道总有规范时,消费者也永远知道如何为品牌、为产品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