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双面B站,视频内卷直播难防低俗荼毒未成年

风暴眼|双面B站,视频内卷直播难防低俗荼毒未成年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近日,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四部门发布《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针对未成年人打赏、未成年人从事主播等提出禁令。

而低龄化人群“聚集地”、主打Z时代的B站,在审核监管规则上理应比其他平台更严格,但实际上,在B站平台内容推荐方面,却有着“两幅面孔”。一面是从选题、制作、内容深度都呈现出“内卷”的视频登上推荐,这样收获百万播放、高质量的视频旁边却可能是屡禁不止的软色情、擦边直播或诱导未成年人氪金、上阵当主播的游戏直播,而这类直播往往只有几十的观看数据。

平台对这类低俗直播的推荐支持,对直播形式的审核漏洞等,给予灰色产业发展便利,影响甚至损害着未成年用户的身心健康。

一面内卷短视频

一面低俗直播

作为平台官方推出的奖项,B站百大up主奖无疑也是平台创作者、创作内容的风向标。有有网友在知乎发帖,对比今年和去年的百大up主名单,称不论是别的平台转投B站还是从B站成长的新人up主,都是“内容上直接卷到天花板,投稿质量从大学生presentation的水平上升至直逼半专业纪录片”。

百大up主何同学在近几年颇为“出圈”,其创作的内容从与苹果库克对话到到用3d打印机“私人订制”星轨仪,除输出专业知识外还传递认知与情感共鸣。另一百大up主导演小策,拍摄的《广场往事》,以电影式创作思路与拍摄手法,在幽默之余传递关于乡土、代际交流的更深入的思考,曾应邀参与平遥国际电影节与贾樟柯对话。

如果说上述已“登堂入室”的头部创作者及内容是B站视频内容生态的天花板,那么他们身后曝光“假”丹东草莓、劣质外卖的专业“暗访”调查视频,讲解拆分学习目的及规律应用于变美的美妆穿搭视频……等等这些腰部甚至不及腰部的视频创作者也正努力在冲入“内卷”之中。

平台推动视频创作“内卷”有正面价值,即推陈出新、输出内容价值或娱乐价值。但同时也意味着,没有别出心裁的视频题材或打造高质量内容的能力,新人逆袭将异常艰难。

不过,B站直播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在去年四季度,涵盖直播业务在内的B站增值业务超过移动游戏业务成为B站最大收入来源,占比超30%,此后不久,B站相关负责人回应裁员传闻时更透露直播业务毛利连续三年提升。

B站对新主播、新工会的大力引入似乎也暗示着B站直播向好。其最新公会分成政策显示,今年入驻的新主播,享受3个月70%的无责奖励分成,3个月后也能在50%的基础分成上,通过完成任务获得20%的奖励分成。如果表现优异,还会给予相应的底薪扶持以及流量资源扶持。

但看似是蓬勃的希望之地,实则充满灰色地带。

在B站客户端推荐页可以发现,获得推荐的有多则数百万、数千万,少则数千播放量的短视频,但同时,也有两位数甚至个位数观看量的直播间登上推荐页。点击这些被推荐的直播间,“画风”尽是黑丝抹胸擦边舞蹈、不露脸的“开车”开车夹子音、软色情“哄睡”asmr……

凤凰网《风暴眼》尝试点击推荐页的直播间观看,有主播身着吊带裙与黑丝袜,基本无互动,只跟着背景音乐轻哼或扭动,直播页面有明显的求打赏标识:“想有个总督大大”,有用户评论留言询问其“没节目?”,主播回称开通“大航海”会私发舞蹈视频。

另一标注视频聊天的直播间主播同样不表演,穿着v领针织衫,将纸巾放在衣领处遮挡,而手不断扶胸,一些观看者在评论处的发言便聚焦在其胸部,点开这一主播的个人动态,不乏捂胸舔手的暗示性视频。

还有直播间无主播露面只进行语音直播,直播画面为二次元人物,主播以“夹子音”出现,而在与用户的互动中,出现喘息的声音,并开着低俗、擦边玩笑,该主播个人动态、发布的视频中也在标题封面处出现暗示性内容。还有一些语音直播间主播会在一旁放置福利照引导用户加群或加微信私发福利,多次遭曝光、含有低俗惩罚被指为网络乞讨的女团直播也成为B站的“香饽饽”,还有类似内容的录播视频在B站直播间循环播放。

曾在2020年被全国“扫黄打非”办约谈十余次、立案处罚6次、曾爆出妇科手术直播等震惊行业内外的丑闻的B站,如今依然难禁低俗直播,甚至将其推至“推荐”页。有数据于2020年统计,B站18岁以下用户占比19%。而据B站近日公布的数据,2022年一季度该平台月均活跃用户为2.936亿,同比增长31.5%。第一季度单个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95分钟,达到B站运营以来的最高纪录。

年轻用户“基底”、增长的活跃用户数与使用时长,丰富而有壁垒的二次元、游戏等内容……这些曾被市场寄予希望的特质意味着平台潜力,而如今,内容生态的愈发混杂更强调着不可忽视的平台责任。

未成年人当主播、直播间氪金

B站难识别屡踩未成年人保护红线

在B站,游戏直播聚集着不少年轻用户。

《Apex英雄》是B站热度颇高的射击类游戏,更拥有直播专区页面。有消息指出,该游戏在韩国曾因在攻击中有明显的流血效果存在暴力性而被禁止18岁以下青少年参与。在B站Apex某游戏主播动态评论区,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聚集了不少未成年人在比拼年龄与“技术”。此外,更有人在B站上传“8岁孩子打apex游戏”的视频。

除了为游戏本身围观主播外,还有未成年用户为游戏主播“氪金”。今年2月,B站一位拥有3万粉丝的大学生游戏主播曾公开其与一高中生多次在直播间疯狂刷礼物,续费数月成为“提督”。据B站官网介绍,“提督”为用户为表带支持何喜爱在主播舰队按月续费购买的“船票之一”,即特权称号,价值199.8万金瓜子,约合人民币1998元,若到期不续费,则特权称号消失。该主播还透露,除在线上互动充值外,两人还在线下见面。

而除了金钱支持,还有未成年人希望在B站做主播。

在微博,有网友发帖称自己未成年,能否借朋友的账号在B站开游戏直播。评论区有用户留言表示,只要用成年人的身份证实名认证一次。凤凰网《风暴眼》经测试发现,B站直播只需认证一次后便可持续开播,后续开播时不会再进行人脸与账号认证信息的核验。而该发帖网友回复上述评论区“支招”网友表示已可开播。

据此前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网络内容生态治理研究中心调查统计,数据显示,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直播倾向明显,六成家长认为是自控能力差所致。在游戏直播不良内容上,近五成家长称孩子曾遇主播言行低俗,担忧孩子被诱导打赏。另外,超五成家长希望直播平台加强内容审核,三成建议强化未成年用户识别。

继去年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后,今年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提出要加强游戏直播内容管理播出、加强游戏主播行为规范引导并指导督促各游戏直播平台或开展游戏直播的网络平台设立未成年人防沉迷机制。

游戏因其成瘾性及一定程度上的暴力性等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但因审核漏洞、缺乏监管等问题,B站游戏直播仍在吸引并影响着未成年用户。而除了游戏直播,B站不少直播为无须主播出镜的音频、二次元等类型直播,也构成了吸引、诱导未成年人的灰色地带。

前不久四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要求禁止网站平台为未成年人提供现金充值、“礼物”购买、在线支付等各类打赏服务。网站平台不得研发上线吸引未成年人打赏的功能应用,不得开发诱导未成年人参与的各类“礼物”。发现网站平台违反上述要求,从严从重采取暂停打赏功能、关停直播业务等措施。严控未成年人从事主播,网站平台应加强主播账号注册审核管理,不得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主播服务,为16至18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主播服务的,应当征得监护人同意。

此外,《意见》提出榜单、“礼物”是吸引青少年“围观”互动的重要功能应用。网站平台应在本意见发布1个月内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加强对“礼物”名称、外观的规范设计,不得通过夸大展示、渲染特效等诱导用户等。网站平台在每日高峰时段,单个账号直播间“连麦PK”次数不得超过2次,不得设置“PK惩罚”环节,不得为“PK惩罚”提供技术实现方式,避免诱导误导未成年人。

此外,低俗、擦边直播内容以及鼓励打赏的直播生态在荼毒未成年人的同时,也造成了背后家庭与主播的困扰。如在网络上有不少B站主播公布其与用户之间的打赏退款纠纷。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有主播在网络抱怨,自己完全遵守平台规定开直播但因为平台没法识别未成年,家长管不好“熊孩子”,最后辛苦劳动的自己要退还收入。在黑猫投诉等平台,有不少关于孩子用家长手机在B站充值、打赏,家长要求返还的投诉纠纷。

B站招股书显示,用户上传内容后,平台会执行两个层级的内容管理和审查程序,以监控上传内容、确保不发布被视为政府规则及法规禁止的内容、即刻撤除违规内容。其中,内容审查团队专门负责24X7无间断筛查和监督,也会用到人工智能科技监测内容并即时移除。

但看似严格的审查下依然难以辨别未成年人,上述低俗、擦边的直播内容依然“堂而皇之”出现于推荐页面。B站CEO陈睿曾表示,B站的直播业务不仅是一个营收业务,更是B站必备能力,是整个生态环境的重要环节。但从现在的直播内容来看,宽松、低俗的直播生态正在腐蚀B站的生态环境,也许它能够解决营收之急,但难保平台经营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