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万能”闲鱼灰色地带广袤,电话“轰炸”等违法服务在售

风暴眼|“万能”闲鱼灰色地带广袤,电话“轰炸”等违法服务在售

2021年12月01日 19:15:04
来源:凤凰网电商研究院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策划|周松  撰文|毛晓敏  编辑|马斯琦

做二手闲置交易平台的闲鱼,正在助力“灰产交易”的路上变得越来越“万能”。继被曝涉黄产品销售、涉野生保护动物销售获平台整顿后,凤凰网《风暴眼》发现闲鱼平台还有诸多灰色交易存在,山寨鞋、擦边球视频以及“轰炸”电话、短信服务等均可交易。

“轰炸”电话、短信服务,坊间常称“呼死你”,指通过硬件设备转化网络虚拟号,实现短时间内不断拨打电话、发垃圾短信,对用户进行干扰,因难溯源等特点,这类产品也常被不法分子利用来实施诈骗、骚扰等,是公安机关严打的“黑设备”。

有曾遭遇“轰炸”的用户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其在一次接到境外诈骗电话怒斥对方后,便频繁遭境外电话骚扰,10分钟内有7通相同开头但不同后续数字号码的境外来电,每通响铃持续15秒到1分钟不等。他曾尝试向运营商投诉,但运营商反馈表示打电话者可能是采用了轰炸软件,只能给出“使用手机黑名单屏蔽、拨打12321投诉”等防护方式。但“轰炸”电话号码不停变换,屏蔽和投诉也难完美解决这一问题。

有这样经历的用户不在少数,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1-2027年中国网络安全行业市场供需形势分析及投资前景评估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度,通过拦截监测,从类型来看,骚扰电话以83.2%的比例位高居首位。

对此,工信部就曾印发《关于推进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的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全面清理各类骚扰软件。但禁令之下,各大电商网站几乎难以搜索到明显以“呼死你”“轰炸机”等为名的产品,但在闲鱼,“轰炸”服务产品用各种隐晦文字、代号暗语命名包装后,仍能继续出售,一分钟可打40、50通海外电话,大众难防范。越来越“万能”的闲鱼,为何总难摆脱灰色交易?

“一直呼”软件现身闲鱼

1分钟轰炸电话可打50通

在闲鱼平台,凤凰网《风暴眼》调查发现,在闲鱼搜索电话、一直呼等关键词,依然可以看到一些电话轰炸产品在售,有的在商品介绍页用文案示意“可以轰炸”,配美女打台球的图片,同时配图文字显示“神秘轰炸机”,无关联的二手信息;有的文字指出可以“一直呼”,关联二手信息与该产品无关,配图为固定电话机的图片,也与产品无关。

其中一卖家在闲鱼发布产品介绍文案未提及“轰炸”,描述为“电话,短信业务,高频不封”,配图为一个外呼软件的界面截图,可实时监控外呼电话情况,但当凤凰网《风暴眼》私聊该卖家询问如何操作,对方引导加其微信,凤凰网《风暴眼》添加后便收到了该卖家发来的“轰炸”服务相应的资费标准表格。

表格显示服务分电话轰炸和短信轰炸两种,该卖家称这些轰炸服务均为代操作,需要向其提供电话号码,由对方员工操作拨打。该卖家提供的一张通话截图内容显示,用其电话轰炸产品可以在1分钟内播出5通电话,而该卖家则向凤凰网《风暴眼》承诺一分钟可以打40-50个电话,“可以打一整天”。号码多显示以0084开头,后续号码数字均不同,归属地有越南、香港等,接到电话的用户无法回拨。

短信轰炸服务则可以在短时间内,以不同app或服务商名义发送验证码短信,号码各不相同,对方提供的截图显示,1分钟内就以的“58同城”“中国农业银行”“粤通宝”等app名义发送了8条验证码短信,而该卖家还表示最多1分钟内可发40-50条。

而费用也按购买时间长度的不同而有不同标准,其提供年卡电话轰炸服务999元,年卡短信轰炸服务为698元,月卡则分别为330元和296元,若按小时计费,2小时电话轰炸为20元,2小时短信轰炸则为15元,同时提供5分钟5元的测试机会。

此外,资费表格中还提及开放代理合作模式,即买方购买软件服务自行拨打,该卖家介绍,代理合作模式是先缴498代理费,可以获赠一个月的电话轰炸服务,此后每个月付的价格为代理价,较代打资费标价更低,“一个月能便宜120”。

当凤凰网《风暴眼》询问购买服务是否需要经过材料审核,对方表示无需材料,交钱后会给到网页注册,同时给到卡密,在网页输入后即可,手机即可操作。

凤凰网《风暴眼》询问另一闲鱼卖家,对方在产品详情页上文字描述产品为“科技打电话,效果非常好,一直呼呼哒,短信发不错”,该产品同样是轰炸代打类服务产品,该卖家表示,因为是虚拟号,归属地类似越南,查不到不会被拉黑,可以“一直打,除非关机”。费用按小时计,6小时20元,24小时40元。缴费并提供号码给对方,便可以代操作“轰炸”,无需任何审核。

上架、销售审核缺位

“轰炸机”成诈骗犯帮凶

正是这类软件,造成了用户的困扰。不仅正常生活被影响,更可能因骚扰导致电话占线,耽误其他紧急联系电话的接入。对于用户来说,可以采取的防范方式就是用手机自身黑名单等屏蔽功能屏蔽、用第三方防护软件设置白名单屏蔽陌生号码或关闭该类服务信息接收功能,但可以频繁变化的电话号码难以用屏蔽来阻挡,关闭接收功能又会导致其他有用的提示信息也被屏蔽掉。因而没有完美阻挡此类轰炸骚扰的方法。

根据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五款规定: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使用高频呼叫、短信轰炸骚扰功能产品或服务,拨打电话进行轰炸式骚扰的一方已然涉嫌触犯法律。

而无审核、缴费即用的“轰炸”电话服务产品,更有极大可能成为诈骗犯的帮凶。有业内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上述软件系统只是前端,支持这类服务的往往是“猫池”、GOIP、VOIP等可实现虚拟拨号的硬件设备。而这些也是近几年“净网2021”打击网络黑灰产各专项行动中重点打击的“黑设备”。

今年8月,深圳公安局龙岗分局就曾打掉一个GOIP电诈犯罪窝点,据警方介绍,GOIP在“骗圈”中成为逃避警方追踪的高科技装备,远程控制这种设备,插入几十至上百张的未实名手机卡,能将传统电话信号转换为网络信号。

(GOIP设备 来源:百度百科)

(GOIP设备 来源:百度百科)

近年来,借助上述工具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日益增多,监管追查力度也日益趋严。

在2018年11月,工信部印发《关于推进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的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全面清理各类骚扰软件,各相关互联网企业要全面清理“呼死你”“网络改号”“短信轰炸机”等软件及“猫池”“语音网关”等设备相关销售推广信息,切断相关软件、设备在互联网上的搜索、发布、下载、交易渠道后。今年“净网2021”专项行动继续围绕打断“黑卡”“黑号”“黑线路”“黑设备”这四类网络犯罪的重要“作案物料”,组织开展全国会战。

据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严打黑卡供应倒卖团伙、黑号打码接码平台、黑线路代办出租服务、黑设备生产销售企业,侦破案件1.5万余起,抓获“卡商”“号商”等犯罪嫌疑人2.3万余名,查扣涉案手机黑卡383万余张,查获恶意注册网络账号864万余个,扣押“猫池”“GOIP”等黑产设备1万余台。在网络黑灰产“四治”行动中,聚焦“支付结算”“广告推广”“建站设施”“技术支持”这四类为网络犯罪提供支撑的关键产业,摧毁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250余个,打掉洗钱、跑分团伙490余个,非法App推广团伙370余个,非法建站团伙80余个,非法App签名团伙11个以及其他技术支撑团伙230余个。在网络治理“四管”行动中,围绕为网络犯罪提供场所的平台,组织查处违法违规即时通信工具60个、违法App封装或分发平台30余个,办理涉动态IP代理服务案件80余起,关停非法宽带账号5000余个。

诈骗分子利用上述工具骚扰行骗,防范意识薄弱者,极有可能损失财产甚至损害生命安全。因而溯源严查信息泄露源头,斩断电话卡、银行卡的买卖链条,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及其重要。而作为有可能提供“黑设备”产品及后续服务交易场所的中间平台,电商平台也应该担起责任。

明确不能售卖但上架一天无监管

日均交易百万件灰色产品占多少?

违法者会被追究、制裁,但辅助、支持违法行为的产品可以无限制上架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应当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和环境保护要求,不得销售或者提供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发现平台内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存在提供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务情形的,应当依法采取必要的处置措施,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未对违法情形采取必要的处置措施,或者未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二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也同时规定,如果电子商务平台对平台内经营者未尽到资质资格审核义务,应由相关监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对于这类产品是否能出现在闲鱼平台,凤凰网《风暴眼》咨询闲鱼客服,对方表示,该类商品是属于平台不能发布的,建议不要发布。但为何仍有“不能发布”的产品出现在平台?闲鱼客服回应称:“系统通过大数据多维度的检测的,无法做到全部一次性排查到位,只是时间问题,您看到部分卖家可能是违规了,没有被处置,不代表闲鱼认可该类行为,只要排查到违规属实都是会被处置的。”

但至调查次日,凤凰网《风暴眼》发现上述卖家账号仍显示正常,多数“轰炸”服务产品仍在售。

闲鱼作为闲置二手交易平台,如今拥有超3亿用户、过亿月活,据MobData研究院的今年发布的数据,闲鱼在线卖家数超3000万,日均商品发布量约200万件,日均商品成交量逾100万件。据2020年阿里财报数据,闲鱼的GMV已经超过2000亿元,同比增长超100%。

在这样庞大的交易数据下,宽松自由与监管难度同在。一方面,随着监管趋严,关于灰色产品信息的“包装暗语”不断变化,也给平台带来监管难度。

但同时,C2C模式下的闲鱼少了店铺资质审核环节与保证金门槛,给予了商品发布者较大自由度和0成本便利,而同时审核速度跟不上交易发布速度,也削弱了平台对商品发布者的管控力度。这些都促使闲鱼这样的线上渠道成为灰色交易的温床。

而在销售成绩增长的同时,闲鱼与闲置交易的初心,却在不断拉大着距离。包括上述“轰炸式”服务产品在内,不少在售产品并没有关联二手信息,或与信息不符,由于卖家要规避“违禁词”,产品介绍往往抽象而简单……发布产品信息的“轻易”一定程度上带来了风险,暴露了平台审核漏洞。

而在闲鱼,灰色产品还不止于“轰炸”服务。此前,闲鱼平台就不止一次被曝出上架产品涉黄、涉野生动物售卖等等问题。越来越“万能”的闲鱼平台上,灰产商家也越来越“万能”。

对于产品信息的监控、审核,闲鱼应该提供更完善的方案、更严格的手段、更跟得上执法监管趋严趋势与速度的能力,避免为类似“轰炸”服务这类产品提供“助力”,在灰产与用户中间,闲鱼应该意识到有一道要守的门,在销售成绩、用户数字增长的同时,闲鱼也该担起与之同步成长的平台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