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卖惨一边售假,百万粉丝网红光哥被告上法庭

一边卖惨一边售假,百万粉丝网红光哥被告上法庭

2021年10月26日 16:51:26
来源:带货派

流量为王的时代,道德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近日,打假人王海在微博揭露,快手百万网红光哥直播间被骗消费者之一河北省三河市的王女士于2021年8月16日正式向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侯晓光及其主要团队,以及快手平台告上法院,提出要求判令被告人侯晓光及其他被告退款、赔偿等相关诉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光哥如今的际遇早在此前就埋下了隐患。

“最惨”百万网红?

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加速了流量的“逆袭”,有流量意味着能够更快的获得金钱。于是,在利益的趋势下,铤而走险,别出心裁的编造谎言的行为已经屡见不鲜。

“光哥”曾在某短视频平台的ID为“光哥 日常生活”,拥有112.9万粉丝,目前该账号在平台上已经查询不到,疑似遭到官方禁封,但带货派发现,“光哥”相关的矩阵号高达十多个,账号中的视频也纷纷与光哥有关。

而光哥的走红也与“卖惨”有关。

单亲爸爸的人设,带着两个儿子,老大两周岁,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早产小儿子,当初为了救活母子欠了上百万的外债,孩子还没出月子,媳妇丢下爷俩,走了。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视频中,光哥带着孩子下跪,感动了一众网上冲浪的中老年人,纷纷留言鼓励。

而成功引流后的光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播带货,先去免税店溜达一圈,虽然什么都没买,但回到车上就开始带货。此外,光哥的直播中常常还有一名戴着口罩的“三亚免税店化妆品女主管”,为产品进行背书。

光哥直播间出现的各种大牌化妆品,都未见出示品牌相关授权,仅多次口头承诺“正品”和“保真”。

感人的身世,正直的人设,让不少粉丝踊跃捧场,光哥每场直播销售额常常能突破好几十万。面对暴增的收益,光哥亲切的称呼粉丝为妈妈,并承诺有钱了要为妈妈团们养老。

造假售假,“罪行”累累

而面对光哥日更的那些感人视频,评论区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

有人举报称,“光哥卖惨上瘾,从最开始拉着他大儿子下跪求大家资助,后来又说老婆早产,卖房子卖车凑了180万救治,还不停请求大家帮忙。我们后来打电话到他所说的那个医院去询问,得知从来就没有早产的孕妇花180万救治的事情。”

与此同时,一位自称光哥的合伙人爆料,“从2019年到2021年,他就一直在炒作,目的就是吸引这么多的女性粉丝,然后在他们家购物。”

他称,光哥视频里的内容都是假的,光哥生活很好,在海南三亚有别墅,还有两台自己的豪车,而光哥直播间出现的化妆品实际来自广州的一些小厂,和当地一些小厂家的尾货。

一时之间千夫所指,很快又有消费者投诉,在光哥直播间买到的均为劣质和虚假产品。在光哥直播间购物的郑大姐反映,买回家的桂圆,到货后打开之后全是毛。

另一位在光哥直播中购买的兰蔻粉水、海蓝之谜精粹水和面霜的消费者表示,兰蔻粉水的备案日期是2017年,早已过期。打电话咨询,三亚免税店也表示店内没有光哥身边这个“女主管”,更未授权光哥直播卖货。

向直播间客服索要来的海关单也疑似造假,消费者表示,“我从海关APP查询不到此单据任何信息,后来经向海关有关部分咨询,首先这张单据是预报单,并非正是通关证明。其次,此单据上面连字都是打错的,品名申报不实,跟正规单据比起来很粗糙不清晰应该是复印的,几乎可以肯定是光哥伪造报关单据糊弄不明情况的消费者。”

随后,一千多名消费者愤愤不平委托起草一封举报信,并拨打了12315进行举报,和联系110报警。

此外,一些老年受害者无奈之下联系了辽宁北方电视台,同时曝光了“光哥”团队在直播间辱骂消费者的视频。她们声泪俱下,而光哥前妻却在直播间持续叫嚣PUA消费者。

(画面较小,建议右键放大收看)

如今,作假欺骗粉丝的光哥最终咎由自取收到了第一份起诉状,但由于光哥地址的变换,目前诉状已于2021年10月19日,经由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人民法院移送辽宁省海城市人民法院处理,而带货派也将持续关注,期待一个公正的结果。

卖惨成了一门生意?

当牟利的黑心商人利用大众的同情心理来引流获利,网络卖惨的行为开始出现专业的公司、专业的团队,出现了技术化、团队化、流程化的操作,不断翻新升级,而且,从编剧到演员培训等一系列服务,已形成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就在近日,微信视频号博主“吕先生凉山行”为博眼球,专门抹黑一小朋友的脸让其站在镜头前卖惨一事就曾登上热搜引发关注。

据@凉山公安通报:因涉嫌摆拍、发布虚假视频博取眼球、赚取流量,23日,视频博主吕某被依法传唤,要求其公开道歉,删除相关虚假视频。

更有甚者,诱导老年果农拍摄卖惨视频,一边故意压低水果价格,称没人购买引起果农恐慌,最终低价抛售,而网红直播再通过直播带货进行原价售卖,坐收渔翁之利。

近几年来网上不断出现“卖惨”视频,“卖惨”直播,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但善意被有心之人利用,都是对社会同情心的愚弄、对群众信任度的消耗,占用了真正需要帮助者的资源。

对于此类“卖惨”式套路我们应当严厉打击,消费者不仅要学会谨慎识别,平台也要承担监管之责,同样要避免劣迹网红换个马甲卷土重来,法律也更应严苛,杜绝卖惨牟利的行为,让那些丧德失信、无视法律、铤而走险的造假者付出应有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