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帮公章护裆的李国庆体面体面?

谁能帮公章护裆的李国庆体面体面?

2021年10月20日 10:41:10
来源:青年横财发展会

编辑|P仔

作者|太古里破壁人

李国庆,一个住在横发兄弟姐妹心尖儿上的男人。

自从庆渝第一次大战以来,横发会持续跟踪这场中国商业史上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的夫妻高强度对线。

也见证了李国庆从纽交所上市公司创始人「李总」,沦为携款1.3亿出户的「老李」,再到人类高质量男性「庆宝」的转变。

安迪·沃霍尔那句被引用烂了的 「人人都能出名15分钟」 在喜剧达人庆宝身上完全不管用。

庆宝出道即癫疯,而且非常擅长飞越疯人院,从一个高潮跳向另一个高潮,一直在整活儿的路上,从未被遗忘。

这不,今年初刚被法院裁定禁止接触、骚扰、殴打俞渝的庆宝,休整了一个季节又卷土重来开始直播带货。

他左手知识付费会员卡,右手千元补贴小茅台,放出狠话要超越罗永浩,重现千亿百货销售辉煌。

遗憾的是,没拉到官方造势,庆宝直播首秀GMV仅60W+,连罗永浩1.4亿的零头都不到。

然而,永远在创业路上的老李从不轻言放弃,又整了一出腰挂公章,猛推「1元小酒」的狠活儿。

凭借着自己的企业家人设,他成功超越摆烂的潘子和嘎子,成为抖音三子主C—— 庆子,狠狠薅了一把流量。

再次转职的庆子,能支棱起来吗?

庆子在刚来到抖音的时候,还没打算变成庆子。实际上,无论你怎么看李国庆整活儿的一系列喜剧行为,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不曾休息和不愿退休的连续创业者。

漂洋过海而来的亚马逊模式,在当年俞、李二人的经营下,当当网有过纽交所主板上市的辉煌,也曾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代表。

在电商的蛮荒年代,以当当为代表的垂直电商以「偏科」的打法,迅速建立起了用户信任上的优势,李国庆相爱相杀多年的好友刘强东做京东也是3C电器起家。

只可惜,在21世纪中国互联网的加速度面前, 没有真正长青的模式,只有不断内卷的创始人。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电商消费习惯的迅速扩张,电商圈子里已经不再容得下垂直电商的存在。2012年,垂类起家的刘强东放出狠话:

「未来电商企业只有两种模式可以存活,一种是平台式,一种是个性化和品牌化的垂直网站。其他标准化的垂直网站则活不下去,要么卖掉,要么死掉。」

这里边儿的道理也非常简单, 全品类电商可以轻易切入小的垂直品类零售业务,并迅速用平台的用户和资金优势耗死对手。

彼时,京东和当当的图书价格战刚刚落幕不久,尚未上市的独角兽京东竟然和资金充沛的上市公司当当打得不相上下。

原因就在于,打图书价格战让资本看到了京东做全品类的决心,给东哥提供了充沛的子弹。

虽然庆子总说自己在当当操盘过千亿百货销售,但当年尾大不掉的当当就是死在了转型过慢上。

被电子书和长短视频前后夹击的实体书销售一直是当当最看重的主业,相比于唯品会所在的服装垂类赛道,图书的盘子实在太小。

在中国互联网的黑暗森林里,庆子和他的当当从狮子变成了温驯的小猫。

在被俞渝扫地出门后,庆子迅速开始了「早晚读书」项目的二次创业,还是在书上做文章,只不过这次改成了「貌似很赚钱」的知识付费赛道。

庆宝或许是看到了樊登读书一年能做出10亿收入,又或许是看到罗振宇摸着了上市的门槛,也可能为了争一口作为北大高材生的气。

然而,庆子又拉了,这次的拉胯比当当的萧条来得更快也更直接。

创业两年,从logo到商业模式全面贴近樊登读书的早晚读书,如今可统计的下载量仍在百万左右徘徊,比起10亿级营收的樊登,又只是一场毛毛雨。

靠庆子刷脸来的俞敏洪、于丹等嘉宾也很难保持更新的热情,虽然他持续在各个平台输出自己的「成功经验」给早晚读书撑场面,但如今谁又会真的相信「商人李国庆」的「经验」呢?

不过从数据和股权上看,早晚读书能不能支棱,和庆子的关系也不太大,毕竟他在这家公司的股权也就1%,远远比不上持股27%的当当来得重要。

这么看,庆子对创业的确有一片真情,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虽然庆子的第二次「创业」胎死腹中,但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他,还是决心来到抖音直播间,为家人们带来极具性价比的各种白酒。

并且,庆子自掏腰包补贴,原价卖茅台,1元卖小酒,东子那卖998元的茅台镇酱香酒,庆子直接打到268元两瓶……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我看这就是新时代的共同富裕精神!比起隔壁罗某浩直播卖货替自己还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白酒老炮儿」就是庆子在抖音的新人设,「直播带货假货太多」成了庆子伸张正义顺手捞钱的新理由。

不过,庆子在直播间和短视频里完全是两个人格。

小视频里的庆子说茅台成本80元,性价比低,直播间的庆子一开播就力推自己补贴上的1499元原价飞天茅台吸流量。

小视频里的庆子天天给社畜灌心灵鸡汤,教白领智斗老板,直播间的庆子推销廉价贴牌小酒,拉踩某东某猫,传授酒局秘籍。

这庆子属实是把直播间玩儿明白了,就差和潘子、嘎子PK了。

然而话说回来,卖人设、搞流量都是直播带货的基本操作,庆子玩一玩也无可厚非。

毕竟公章都抢了,撕逼都撕了好几轮了,卖点儿1元小酒还能比「怒摔玻璃杯」和「包养男大学生」的传闻更不体面吗?

重要的是,和潘子、嘎子挂上钩的庆子,已经逐渐开始摆脱「庆渝年」的阴霾,走向直播整活儿的新天地。

尽管离婚还没正式落听,尽管还是三句话不离当当,尽管公章还挂在裤腰上,但从飞瓜数据来看,直播间里的庆子品着小酒,也做成了带货主播食品饮料这一块的肩部主播,正往头部进发。

天生喜剧人的庆子,好像真要找到第二春了。

庆子的直播事业虽然看起来很美,但前面的坑也是不计其数,全品类大主播诸如薇娅、李佳琦、罗永浩从不轻易重点推酒水品类,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直播带货的核心优势就在于眼见为实的体验刺激,李佳琦的美妆带货除了嗓门够大,最重要的就是能让观众看见产品上脸的效果,让你在家也能获得去店里消费的观感。

食品和服装品类也类似,正因如此, 这几个品类一直是直播带货的重头戏。

而酒类则不一样,根据广告法规定,酒类广告不能出现饮酒动作,也就是说,任何人直播带酒都只能讲不能喝,导致直播卖酒只有看包装、品香气、赏酒花,讲文化这几个固定环节,这就大大削弱了直播的能量。

其次, 白酒的利润空间极大,品牌繁杂,贴牌销售情况混乱。

庆子自己都说茅台镇上有几百家酒厂,直播带货假货多、水货多,主播都开始靠贴牌酒赚钱,最不愁销量的保真飞天茅台反而成了吸流量的工具,甚至出现了在电商平台上销量极低的贴牌酒,被主播拿来当主推品的情况。

所以,对于直播带货这门生意,在直播间推白酒这个品类, 想赚钱只有推互联网新品牌和贴牌酒两条路。

而包括庆子在内的大量主播都在选后一种,直播时吹上天的「名牌」,收货之后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这就是潘嘎之交火遍全网的真正原因。

或许是因为卖酒的风险实在太大,但又经不住诱惑,庆子隔壁的罗永浩把酒水这个高利润高风险的品类直接剥离出来,让手下的朱萧木单独负责开辟一个新的直播间专卖。

还债也能还出格局,这可能是「不缺钱」的庆子没想到的事情。

庆子,互联网的水真是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