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2021年10月18日 18:14:25
来源:凤凰网电商研究院

10月15日,网红“罗小猫猫子”在其抖音直播间直播时服农药自杀,后因抢救无效去世。“罗小猫猫子”在抖音拥有76.1w粉丝,是一位颜值和穿搭博主。在“罗小猫猫子”自杀后,其被指是因情感问题自杀,但在“罗小猫猫子”的家人及闺蜜看来,“罗小猫猫子”去世更为直接的推手却是直播间看直播的部分观众们。

起哄声成毒药

在“罗小猫猫子”自杀前,其在个人视频账号发布视频并配文“这大概是最后一条视频了吧,谢谢你们一路陪伴”。她在视频中称自己得抑郁症很久,甚至在住院两个多月,自己平常作品中快乐的样子也只是为了让大家看到后开心。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当晚,“罗小猫猫子”开启直播,直播中,“罗小猫猫子”表示这是其最后一次开播,并拿出农药,有网友在直播间曾留言起哄称“快喝吧”“别炒作了”“要喝就喝”。据网友截图,当时直播间再现观看人数超千人。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在网友的怂恿和嘲讽下,“罗小猫猫子”拿起装有农药的塑料瓶,在直播中喝下了农药。然后说,“有点难喝”,开始喝水。直播喝完农药后,“罗小猫猫子”匆匆下播。

据澎湃新闻消息,15日晚上8点12分,被送到医院抢救的“罗小猫猫子”,由于喝下农药后肺部纤维化严重,被医院宣布放弃抢救。8点14分,抖音平台一名自称为“罗小猫猫子”闺蜜的账号“豆豆容易饿”发短视频内容称“罗小猫猫子”在直播中喝农药的本意并非是想要自杀,只是想引起男友重视。所以直播间的农药是兑了饮料的,“她当时不想死”,所以后续的120、110也是她自己打的,她认为,“罗小猫猫子”真正自杀是因为直播间网友们的怂恿。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16日,抖音官方微博发布一则打击网络暴力言论的公告,公告中,“罗小猫猫子”直播时一个多次发布起哄言论的账号“你最珍贵”显示已被封禁。目前平台已无法搜索到该用户。

直播间外恶评不止

17日,“罗小猫猫子”的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在山东处理罗小猫猫子后事。自杀与前男友无关,将追究直播间起哄者法律责任

网暴不是在“罗小猫猫子”直播服毒时才出现的,而在其死后也未停止。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因与另一网红的情感纠纷,此前在“罗小猫猫子”发布在抖音的短视频评论区里,网友恶评不止。据四川观察报道,“罗小猫猫子”的家人曾称自杀是想挽回前男友。在“罗小猫猫子”直播自杀事件后,被曝光的前男友——网红赵若霖的抖音短视频下,一些网友留言“是你杀死了她”“凶手”“你晚上睡觉不害怕吗”等。赵若霖则曾回复网友称是网友搞错,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除了众多网友,自称“罗小猫猫子”闺蜜的“豆豆容易饿”也曾在抖音公开点名赵若霖及其现女友,称是这两人造成了“罗小猫猫子”的抑郁以及死亡,质问二人“午夜梦回,你们会不会做噩梦。”

网红直播喝农药自杀,情伤包裹下网暴才是致命“毒药”  ​

屡现网暴,网友与平台均需反思

在直播短视频领域,用户网暴现象越来越普遍,凤凰网电商研究院此前发布的《蹦迪带货女团加新人遭“网暴”,直播变哭播场均GMV腰斩》就曾提及,带货主播女团美少女嗨购go因组合成员变动惹粉丝抵制,在新成员无明显过错的情况下有网友在抖音直播间、短视频评论区“网暴”新成员,导致直播一度停播;更早之前,64岁老戏骨张晨光在抖音进行直播首秀时也曾遭受网友弹幕攻击,被质疑“为何不好好演戏却来带货”、演员“失节”、“晚节不保”等等,被网友骂哭

在这些无事实依据、无法律定论的事件里,一些网友正凭借个人好恶充当“法官”,隔着屏幕与信息差,在直播间无视对他人带来的影响肆意恶评,这也是最终酿成“罗小猫猫子”悲剧的重要原因。

对于这样的用户是否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业界有不同看法。据澎湃新闻,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分析认为,在直播中留言让事主喝下去的网友,涉嫌帮助自杀。如果查明,该留言与自杀有直接因果关系,则该网友涉嫌故意杀人罪。如果该留言与自杀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渲染自杀现场氛围,起哄闹事,对自杀有间接促进作用,亦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将被治安处罚。同时,起哄自杀也是民事侵权行为,起哄者须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另据法制日报,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熊则表示,网友的言论属于戏谑行为,不构成侵权法上的教唆、帮助,从道德上要严厉谴责,但追究法律责任较困难。

而透过事件,需要反思的绝不只有网友,这一悲剧也揭示了平台审核和监管的缺失。黄熊律师指出,直播喝农药自杀,为法律所否定,不应在网络上发布、传播、展示,平台对类似话题、弹幕、评论,应当尽到积极的管理责任和义务,否则,将可能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民事责任。

一方面,作为网络信息发布者,平台也应该提高直播间审核技术能力及严格度,畅通举报渠道,进行积极直播监管与巡查,一旦发现有敏感行为应当及时辨别、上报处理。除了对直播间主播内容进行监管,对用户直播间评论等敏感词的审核也应趋严,在直播间评论趋向违背公序良俗、网暴、负面时,直播平台也应能及时审核用户发布信息、屏蔽不当起哄评论,这样才能及时发现和制止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