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头部主播暂退损失最高或过亿,回归后新瓶旧酒接着圈钱

风暴眼|头部主播暂退损失最高或过亿,回归后新瓶旧酒接着圈钱

2021年09月10日 18:00:44
来源:凤凰网电商研究院

风暴眼|头部主播暂退损失最高或过亿,回归后新瓶旧酒接着圈钱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策划:周松

撰文:毛晓敏

编辑:马斯琦

自8月底开始,一批秀场直播头部主播纷纷宣布暂停直播,其中包括因为“窝嫩跌”等口头禅走红、传言靠一己之力带动海澜之家股价的铁山靠、自称抖音第一网红的胜仔以及粉丝超2900万的主播惠子、粉丝超4129万的主播高火火等等。

风暴眼|头部主播暂退损失最高或过亿,回归后新瓶旧酒接着圈钱

有观点指出这与网红、直播行业进来监管趋严有关,惠子、铁山靠就曾被央视、人民网点名,曝光靠“托儿”吸引打赏的套路和直播低俗表现等,上述主播也大多相似,秀场直播往往仅靠连线PK、喊麦对骂、低俗表演、鼓动用户打赏,就可以收获数十万、数百万的收入。

但主播停播后失去高额打赏收入,有人晒疑似旅行照,有人晒公司搬家装修图,监管风口下,主播们真的反思了吗?还是又想方设法换花招包装老套路?

掉粉只是冰山一角

主播停播损失或多至上亿

凤凰网《风暴眼》曾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变天?发狠对骂,秀车炫富、PK圈钱横行》一文中提及在抖音等平台,有一批粉丝达数百万、数千万的主播,他们的秀场直播几乎在每晚都能霸占平台主播榜单的高位,但与大众认知中表演才艺的秀场直播不同,他们的直播内容几乎不会输出价值,常是连麦PK,调侃甚至会喊麦对骂、表演低俗,不但鼓噪直播间气氛,吸引用户打赏,而这样的一场直播通常能给主播带来数十甚至数百万收入。

以主播胜仔为例,其在抖音平台至今拥有超945万粉丝,其秀场直播累计观看数屡超千万。8月30日,胜仔在直播中哭着宣布退网一段时间,想给自己放个假,让粉丝等他回归。而停播约一周时间,胜仔账号粉丝数减少7万,损失更多的是其一贯靠秀场PK直播获得的打赏收入。

在凤凰网《风暴眼》于6月21日监控的一场长达3.5小时的直播中,胜仔收获超1082万音浪,折合人民币108万元,若按平台抽50%来计算,则其该场直播收获54万元。就连其宣布暂退的8月30日这场直播,也有超过9万人打赏送礼。

抖音直播可打赏的虚拟礼物有53款,每款约合人民币价值0.1元-3000元不等,平均价值333元。据第三方数据平台数据显示,胜仔停播前三场分别约有9万(30日直播)、19万(29日直播)、21万(28日直播)的累计送礼人数,以平均约16万打赏送礼人数来计算,扣除平台50%佣金,停播一天平均损失的打赏收入大约在2719.5万元,以打赏礼物最高价值和最低价值来计算,则最高单日损失打赏收入2.4亿元,最低8000元。

另据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胜仔此次停播有7日,则损失的打赏收入最低为5.6万元,最高16.8亿元。而若以其6月21日场直播收入囊中的54万元打赏收入来计算,这7天其损失也高达378万。

而铁山靠作为现象级主播,如今在抖音拥有1283万粉丝,其曾创下单场直播在线观看人数峰值曾超过144万、累计观看数达到3903.36万。此前,据媒体报道,“铁山靠”曾直播7天音浪收入三千多万,折合人民币约为三百多万,除去平台分成(以50%计算),到手150万左右。若以此数据计算,铁山靠至今已停播12天,损失超257万元。

此外,秀场直播打赏金额数屡屡冲破网友认知。主播高火火在其6月27日的一场直播中连麦PK主播哑舍,高火火直播间粉丝一度刷出超4000万音浪(相当于人民币400万元)后令其胜出。

(图源高火火哑舍直播PK网友录屏短视频)

(图源高火火哑舍直播PK网友录屏短视频)

今年5月央视报道“网络直播‘打赏’乱象”,就点名批评了抖音“PK一姐”惠子直播间以及她的“神豪”粉丝(在直播间高额打赏消费的大哥),指“Andrew Guo老爷”曾在惠子直播间送出价值超8000万人民币的礼物。

当然,这些打赏不一定实打实进入主播口袋,央视在点名惠子的报道中就提到有的网络主播和平台会利用找“托儿”冒充粉丝打赏等,误导不知情的网民进行消费,甚至抬升网友打赏的心理价位。但无论如何,这样的数字与财富的联想,无疑冲击着用户心灵。

停播后主播反应各不相同

有人一周便回归PK,有人借大哥重聚粉丝

粉丝流失、无打赏收入,真的带给主播们反思了吗?

目前,不少主播已相继回归开播,如胜仔在9月8日已重新开播,在2日叫嚣“对手越来越少,带大家南征北战”后短暂停播的主播凸爷也在9月9日回归开播,林先生也在9日晚回归直播,但回归后,这些主播仍继续老套路PK求打赏。

9月8日,胜仔进行了回归首播,开播后仍一度登上小时榜、人气榜单第一名,累计观看数超千万,在线人数峰值近57万,直播间收获不少嘉年华礼物,直播PK也并没有少,喊麦鼓噪仍是“熟悉的味道”。

在回归直播中,胜仔与主播卢焱连麦PK,粉丝贡献PK音浪一度超460万(约合人民币46万),直播间仍有管理员飘屏“一人一根火箭,给上火箭的点关注”等提示,鼓励打榜者刷礼物。一只有钱的蛤蟆、unee影子、阿豪锅等账号0作品且有相似抖音账号的神秘“榜上大哥”送出多个嘉年华。

(图源抖音平台)

(图源抖音平台)

9月9日,回归后的林先生同样没有舍弃PK圈钱,与胜仔连麦PK两场,双方约定自己的账号不上分,林先生直播间一度在5秒内音浪增长500万(约合人民币50万元),超越胜仔400余万音浪,而后第二场PK,胜仔则以330余万的音浪数超越林先生,而两人也再次轻松跻身人气榜。

而有的主播虽迟迟没有复播,但却换了新招,借榜上大哥聚拢粉丝,继续在网络上狂刷存在感。毕竟,动辄百万粉丝的头部主播停播后,庞大流量流失、热度降低会实打实得影响主播对粉丝的号召力,难聚拢人心后网红便难再红。

铁山靠在27日直播宣布暂退时曾表示,希望在自己不播的日子里粉丝们能支持他的其他主播好友。为自己人导流,也是为自己复出留下机会。

而随后几天,曾为铁山靠单场直播PK打赏价值21万元的礼物的土豪大哥锦鲤,在铁山靠停播后,被铁山靠粉丝“靠家军”发现出现在虎牙女主播鱼大大直播间一掷千金,随后靠家军涌入鱼大大直播间,鱼大大也在其直播间中播放铁山靠此前直播视频。在抖音平台,不少网友传播这一消息,评论区也有不少评论称那边(鱼大大直播间)太好玩了。鱼大大直播间俨然成为靠家军的新聚集阵地,值得一提的是,在网络上,不少粉丝已经在传播铁山靠或将在9月11日回归的消息。若铁山靠复出,重新引流回来不是难事。

更引人深思的是,有主播的所谓“退播”甚至只“退”了不到一周,如凸爷,仅在3-5日短暂停播,而在2日,其甚至还曾发短视频叫嚣“如今对手少了”,要带粉丝南征北战。这也令人质疑,是真的想退播、休息或避风口?还是只是借监管风口和舆论热度,打感情牌炒作。

(图源新抖平台)

(图源新抖平台)

而以上种种,都让人觉得似乎比起反思,主播们更想尽可能弥补和减少自己的损失。

低俗审丑风气已根植部分网友心中

除加强监管外如何消除已有影响同样重要

在上述主播停播后,网友们又有何看法呢?

在胜仔8日发布的预告回归的对口型演唱短视频评论区,不少用户留言称:“这种人正能量在哪里?”“怎样才能不刷到你”等。不少网友已经意识到这类网红、主播圈钱的套路,并摒斥。

但可怕的是,低俗流量网红带来的审丑认知与风气似乎已经在一些网友心中根植。

几乎与这些主播宣布停播同步,凭借“郭言郭语”走红网络的网红郭老师被全网封禁,抖音、微博账号相继被注销,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文曾指出,“郭老师”曾在直播中透露,她无需卖货、接广告,仅通过直播就能月入数万元。郭老师此前在抖音拥有超700万粉丝,获赞过亿,其直播常出现闻脚、展示内裤、连麦对骂等内容,戏谑搞怪同时脏话频出。

有微博网友就郭老师被封禁一事留言评论“大快人心”,但也有网友认为“失去了快乐”,称:“郭子就是有时候爱莫名其妙的骂人,但她真的没做过什么坏事。”还有网友甚至拿卓别林与憨豆来做对比。在铁山靠宣布退播后,有网友表示“人谁无过?”“平凡的人终究战胜不了资本”。在这些网友的心中,摒斥低俗已经是对草根的不屑一顾。

(图源微博平台)

(图源微博平台)

8月30日,文化和旅游部下发的《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办法要求,MCN应加强对签约网络表演者的约束;对表演者加强教育培训,更重点提到,MCN机构不得以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在直播平台消费。

紧接着,9月2日,广电总局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其中提及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坚决反对唯流量论、坚决抵制泛娱乐化、坚决抵制高价片酬。要求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坚决抵制炒作炫富享乐、绯闻隐私、负面热点、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等泛娱乐化倾向。

更早之前,则有中央网信办就直播、短视频平台涉及未成年人问题提出,禁止诱导未成年人打赏行为,防止炫富拜金、奢靡享乐、卖惨“审丑”等现象对未成年人形成不良导向。

“郭老师的消失”是在直播、短视频、网红领域敲响了警钟,无才艺表演、喊麦对骂、无底线吸引用户打赏的秀场PK直播无疑是上述问题的重灾区,除了惠子曾被央视点名曝光外,拍摄过“尿裤子”不雅视频、在直播中动辄攻击谩骂其他主播的铁山靠,也曾被人民网旗下人民资讯点名直斥低俗。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87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6亿,达到6.35亿人,2022年将增至6.60亿人。

市场与受众不断扩大,审丑、低俗逗乐只能提供情绪抒发、迎合和满足窥探欲与好奇心,无法提供价值内容,更助燃了“流量为王”的现象,最终只是陪着流量网红走向不断哗众取宠、被圈钱割韭菜、继续影响、吸引更多流量的负面循环。

放纵无下限博眼球、传播低俗风气、畸形审美内容与借此扩影响力、圈钱的主播,是对时代浮躁的容忍,是对真正传播价值内容创作者的生存空间的挤压,是对未成年人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人之惰性与情绪发泄带来的影响的无知无惧。因而监管是必要的,且长期持续监管更为重要。与此同时,如何消除已经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亟待我们关注和思考。

风暴眼|头部主播暂退损失最高或过亿,回归后新瓶旧酒接着圈钱